文安镇 首页
[知沪者也]80后城市记忆:我与父母,两座西宫

很多人听到西宫被拆的消息会唏嘘不已,我反而很平静,因我似乎早已经预见了西宫的衰败。最后市政规划宣布西宫的拆除重建,对我而言,这只是一纸必将到来的“死亡通知”。有时我会想起武宁路东新路转角的小百货店,因为已经对自己毫无吸引力,每次路过反而会惊讶:“竟然还没有关门!”直到有一天,这里终于歇业重新装修,我心里虽不是滋味,但只是觉得:喔,终于还是关门了。

似乎是两代人的差异,我的父母提到西宫喜欢称呼其全名“沪西工人俱乐部”,抱着几分敬意,而到了我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