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路街道 首页
被遗忘的西域帝国——柔然

 柔然是南北朝时期见于汉文文献记载的北方游牧民族,亦作“蝚蠕”“蠕蠕”“茹茹”“芮芮”等。5世纪初开始,柔然汗国曾占据并控制草原丝绸之路和绿洲丝绸之路的许多节点,与西域诸国发生了密切联系,在中国古代民族关系史和中西交流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一、柔然“羁縻”西域数国的时间

402年,柔然贵族社仑为避北魏兵锋率众远徙漠北,在相继吞并一些高车部落和匈奴余部后,建立了柔然汗国,并将经略目标投向西域。于是,苦于武力袭扰的西域数国被迫接受柔然的“羁縻”。

被遗忘的西域帝国——柔然


长期以来,中外学界对柔然“羁縻”西域数国的起始时间存在多种说法,莫衷一是。研究者对史料看法的差异,是导致争论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通典》可知,社仑时期柔然西界已至焉耆(统治中心在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之北,西域数国因不堪武力侵扰被迫附属柔然。柔然羁縻西域数国的时间始于社仑时期(402-410)有确凿可靠的史料依据。此后,柔然诸汗对西域的经略活动,多是为了进一步控制西域诸国,占据丝绸之路节点,获取物质资源。太武帝(424-451年在位)以后,北魏在焉耆、鄯善等地建镇,虽然曾使柔然一度失去了很多附属国,但是至晚到予成在位时期,柔然又恢复或加强了对西域部分地区的控制。

二、柔然与悦般交恶时间

5世纪初,柔然势力越过阿尔泰山,进入天山北部。柔然的扩张,首先迫使龟兹(统治中心在今新疆库车县)西北的乌孙放弃赤谷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塞克湖州伊什提克),迁入葱岭山中。乌孙西迁后,代之而起的悦般成为柔然势力进一步向西发展的阻力。

对于悦般与柔然交恶的时间,研究者看法颇不一致。从大檀确实镇守柔然西界,以及悦般王入柔然境百余里返还后,大檀能迅速得闻其事并遣骑追击等情况来看,其时大檀应在柔然西界,而非漠北。大檀即位后经常亲率骑兵进犯北魏,表明当时柔然国力已有发展并以与北魏的战事为国事重点;故悦般王入境时大檀以可汗身份巡视西界的可能性不大。大檀称汗至423年以前,柔然与北魏之间战争的规模虽然不及太武帝即位后,但双方战事亦较频繁。故414-423年间柔然并不存在“国内太平之时”,以此为柔然与悦般交恶的时间缺乏说服力。据《通典》对社仑时期柔然西界的记述,其时柔然势力已经进入准噶尔盆地南部的玛纳斯河流域,临近龟兹、乌孙。另外,大檀称汗以前步鹿真虽在树黎的支持下驱逐斛律并自立为可汗,但旋为大檀所败,故此事亦不应在步鹿真时期。因此,悦般与柔然交恶等事当在社仑至斛律时期(402~-414)。

三、柔然控制高昌的时间

北魏和平元年(460)柔然灭北凉流亡政权,以阚伯周为高昌王,高昌称王的历史由此开始。阚氏高昌王国为柔然扶植的傀儡政权,政治上是柔然的附庸,经济和外交上也要为柔然服务。因此,柔然实际控制高昌当始于460年。

高昌是柔然通向西方和进入吐谷浑与南朝交往的必由之路,控制高昌使柔然获得更多财富和战略资源的同时,其与天山南部诸国、吐谷浑、南朝的交通也日渐畅通。

 四、吐鲁番出土文书中的“提懃”

20世纪下半叶,在新疆吐鲁番地区哈拉和卓90号墓出土的一批档案文书中,有一些标示着柔然“永康”年号,说明它们应为阚氏高昌王国时期的遗物。其中的《高昌主簿张绾等传供帐》(以下简称《传供帐》),出现了高昌为客使“若愍提懃”“秃地提懃无根”“吴儿折胡真”等人提供物品的记录。

目前,研究者对文书中“若愍提懃”“秃地提懃无根”族属问题的看法尚存在分歧。大多数研究者倾向柔然说;也有部分学者因高昌亦曾臣属高车,特勤为突厥官名,而高车语言亦属突厥语族,故持高车说。事实上,与《传供帐》同时出土的文书所系柔然永康年号,已明确揭示了其所属年代。

突厥时代的可汗、可敦、俟斤、俟利发亦作“颉利发”、达干、吐屯等职官名称并非独创,而是对柔然职官体系的承袭或改进。因此,像特勤这类突厥职官名称,可能也是吸收借鉴柔然政治制度的结果。

五、史载高车建国时间的不同及其原因

柔然可汗予成死后,伏古敦可汗豆仑立,改元太平。由于豆仑好大喜功且生性残暴,欲南下“犯塞”,高车副伏罗部首领阿伏至罗“固谏不从”,遂与从弟穷奇率高车十余万落脱离柔然西迁。嗣后,阿伏至罗在车师前部西北自立为王,号“侯娄匐勒”;以穷奇为储,号“候倍”,统领南部,建立高车国。

北朝史籍所载高车国建立时间存在差异。据冯承钧考证,太和十四年(490)已有高车遣使北魏言其自立并约共伐柔然事,则十六年(492)不应再有阿伏至罗劝谏豆仑事,故“高车西走应在太和十一年”。此说被研究者广泛认可。松田寿男指出太和十年(486)豆仑“犯塞”是遭受高车攻击转而南下的结果,并推断高车建国当在北魏太和九年(485)十二月至次年正月间。

从《魏书·高车传》《北史·高车传》均明确记载高车西迁于太和十一年的情况看,简单地将二书《蠕蠕传》系此于十六年归结为撰史者混淆了两次战役的观点难以成立。而认为《魏书·蠕蠕传》系此于太和十六年为对前事的“追叙”显然更合理。由于今本《魏书·蠕蠕传》转录自《北史》,《北史》又删减过《魏书》原本,所以两书《蠕蠕传》致人误解的原因,抑或与《北史》抄录原本《魏书》时遗漏或删减了《蠕蠕传》追溯此事时的某些字句有关。

 六、嚈哒附属柔然所处的时间、地域问题及其与柔然和亲关系的性质

嚈哒原为附属柔然的游牧民族,5-6世纪中叶逐渐成为中亚地区一支强大的军事政治势力。6世纪初,嚈哒东扩,与高车国、柔然等民族和政权发生联系,对西域的局势产生了重要影响。

(一)嚈哒附属柔然的时间及所处地域问题

对于嚈哒附属柔然的时间及地域问题,研究者大致有两种看法。余太山认为,嚈哒附属柔然的时间当在其迁往索格狄亚那以后、入侵吐火罗斯坦以前,并将之推定在402-437年间。薛宗正判断嚈哒役属柔然事“必发生于410年社仑称汗,势力初步扩展至金山南,而嚈哒‘犹为小国’之时”。

嚈哒附属柔然当在北魏平城时代(398~-494)。而从社仑时期柔然的西界在焉耆之北来看,如果366~-376年间嚈哒活动地域在葱岭以西,则402年前后其应非柔然势力所能触及。薛宗正以366-376年间为嚈哒由塞北初迁阿尔泰山南之时,而以“366-376到410-414年间乃嚈哒自金山南西徙粟特的时间”,显然更合逻辑。

(二)嚈哒与柔然和亲关系的性质

6世纪初,北魏宣武帝在给高车王弥俄突的诏书中称高昌请求内附以前,柔然与嚈哒、吐谷浑“掎角相接”,可见他们之间应该是出于共同对抗高车及北魏的目的建立了同盟关系。

柔然与嚈哒的和亲关系,事实上是一种政治联姻。这种政治联姻与之前柔然可汗吴提与北魏太武帝之间的联姻,此后阿那瓌与西魏、东魏之间的联姻一样,都是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而采取的一种手段。

 (作者单位: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中平/摘)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3期 作者:袁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