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路街道 首页
她是一位超级艺术大师,中国永不陨落的骄傲之星

她是一位超级艺术大师,中国永不陨落的骄傲之星

原创:云牧

一个酷爱京剧艺术的人也许他的品质并不怎么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他很想做个坏人,也断不会成为合格的坏人。杜月笙就是一个经典案例。

三十年前,我痴迷于柴可夫斯基、贝多芬、莫扎特等西方的音乐世界里,没有钢琴,就用个破烂二胡模仿那些经典音乐,细细揣摩西方那个历史时代的思想洪流,常常于深夜月影下被作者那种心灵的倾诉深深感动,有时候在梦里都能看见那丰富多彩、多姿烂漫的另一个世界。

灵魂和伟大的音乐连在一起,那种感受不是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畅游在那仙境一般的世界里,我们眼前这个世界的贫富贵贱一点点都不重要了,富亦无乐,贫亦无苦。

不爱金钱的人并不是他有多高尚的品格,实在是因为他已经获取了一个更为富有的、别人看不见的、也理解不了的世界。

那个时候我常常想:中国为什么就出不来像贝多芬那样的音乐大师呢?

但是,一位中国艺术家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这个人就是京剧艺术表演家张火丁。

现在,要说四十多岁的人——尤其是身处在北京这样文化大都市的中年人——不会玩QQ微信,简直太稀罕了!张火丁恰恰就是这样的活宝。张火丁痴迷于程派艺术,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这门伟大的艺术研究上面。对于智能手机,她找不到任何感觉。她常常于梦中和戏里的人物对话、和古人对话。历来的演员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他们绝大多数人在舞台上唱了一辈子戏却不认为戏是假的,他们认为历史就是那样的;虽然程派所有的演员都具有顶尖的古典文化水平,但是像张火丁这样的高文化艺术家仍然把假戏当做真正的历史来对待,从骨子里很难改变,这也是京剧演员和史学家只能发生友情交往却无法发生爱情交往的主要原因。演员们的这种认知似乎很愚蠢,而事实上这恰恰是铸造优等艺术的必备条件,唯有把戏里的故事当做真实的历史事件,演员才可能对这个戏产生最为深刻最为真切的感情,从而爆发出最高的艺术成就,进而形成经典艺术流传后世。一个怀疑舞台故事的演员永远不会有强大的艺术创造力。张火丁就是这样痴迷着她的舞台艺术而对智能手机和电脑的操作方法却一无所知!有记者问张火丁,听说你连微信都不会玩,这是真的吗?平时沉默寡言的张火丁仅仅回答了五个字:“我笨,学不会。”

张火丁真的笨吗?不。恰恰相反,她对艺术的高超悟性远远不是一般的京剧名流所能望其项背的。她之所以“笨”,正是因为她把整个生命都融化在了京剧事业里面,她把灵魂嫁给了京剧。张火丁虽然年近半百了,她依然没有结婚,她对男女之情没有任何考虑,也从不放在心上,唯有京剧艺术是她的一切。

在爱情和婚姻上,张火丁是一朵卓然不群、美如幻影的莲花,几乎任何男人都会不知不觉、无法控制地倾情于她,但是任何男人却又不能不“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因为她迷人的个人魅力、高超的艺术成就和严谨的生活作风,任何人都不能不对她肃然起敬、崇拜有嘉!

京剧是现代社会的阳春白雪,一唱十和,和疯狂如潮、一唱千和的流行歌曲比较起来,京剧显然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因此再高级的京剧演员收入也是很微薄的。能够矢志不移甘于淡泊坚守在这块阵地上的人如同凤毛麟角。很多较有成就又很漂亮的女性演员都嫁了干部或者富豪,从此掩迹息影、闭关高就。张火丁作为一代绝色美女,在任何一个方面都可以和古代的超级美人赵飞燕相媲美;然而,她却默默地坚守在京剧舞台上,没有谁能改变她坚定的意志。这种坚持不仅仅只是依靠毅力,还需要京剧艺术给自身生命带来的无形的滋养。

张火丁声音宽厚淳朴,唱腔低婉哀怨,身段柔美,舞姿轻盈,整体表演美若天仙。若说她是程派艺术领域里最完美的继承人也不为过。她美轮美奂的艺术创造把程派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民国时候四大名旦的排名,程砚秋排在第三位,而通过程砚秋的优秀弟子和再传弟子们的不懈努力,当今的程派艺术似乎大有超越梅兰芳的势头。而在程派所有的传人里面,再传弟子张火丁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她销魂的唱腔、迷人的舞蹈、魔幻的身段把古人的风韵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今天人的心目中,引起了无数年轻人的共鸣,她把那些不喜欢京剧、甚至是厌恶京剧的人们带进了一个生动迷人的艺术天堂里,彻底改变他们的审美观念,使他们获得深邃的艺术思想和高贵的艺术享受,因此他受到无数人的感恩和崇拜。传统文化的一脉传承通过张火丁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要是张火丁所到的地方,每场戏无不是观众爆满;每次表演结束,观众必须要用雷鸣般的掌声把她一次次地请出来谢幕。不论是西方的贝多芬还是中国的梅兰芳等大师,谢幕一般都不会超过三次,这几乎成了东西方的艺术家们约定俗成的行规;但是张火丁三次谢幕后,观众往往还是不舍得离去,那掌声、那热情、那渴望流露出观众对张火丁的深深喜爱之情,同时也传递出中华民族的优秀瑰宝给人们带来的和睦、文明和巨大的生活乐趣。

京剧融在了张火丁的骨髓里,她离不开京剧。

张火丁每一次出场都能瞬间把观众倾倒。要说张火丁的最高成就应该就是《江姐》。《江姐》创造了很多新的唱腔和表演形式,于无限柔美中暗含着无与伦比的刚强和坚毅,于坚定的信仰中流露出热爱人民的赤胆忠心!在思想高度和艺术高度上要想完美结合,其难度是极具挑战的;但是张火丁做到了;她完成了其他演员望而生畏的一部经典艺术,她为程派艺术宝库增添了一颗无比璀璨的明珠。

西方艺术和中国艺术都有伟大的成就。但是比较起来,西方艺术如同西医,只强调片面精彩,缺少整体效果;音乐就是音乐,舞蹈就是舞蹈,很难融合到一起;同时,西方艺术偏重于个人的内心独白,不太直接关注现实生活,只是通过音乐家自身的内心独白来映射当时的社会状况,这是非常抽象和难以理解的;像《天鹅湖》那样载歌载舞的艺术也仅仅是相互锦上添花而已,并不具备整体性。而中国艺术如同中医,最注重于整体效果。譬如梅兰芳,不仅唱腔高贵典雅,而且更是开创了前无古人的舞台舞蹈艺术,以独创性的舞蹈来表演故事、表现生活、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用肢体动作折射出高超的语言效果,在世界艺术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天女散花》、《霸王别姬》、《宇宙锋》、《穆桂英挂帅》等戏里的舞蹈、音乐和唱腔高度融合,其个性化达到了艺术的顶峰,后人最多只能改动一点点,无法做出质的超越。在中国京剧艺术里随意截取一个片段都能生动、形象、全面、传神地表达出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信念信仰、心理状态以及历史形态。京剧舞台艺术堪称一部伟大的历史史诗!和西方艺术的片面性比较起来,我们不得不说:全世界真正的艺术在中国,不在西方。

当贝多芬在西方社会引起了潮水般的轰动效应之后,爱国而又儒雅的黑社会头子杜月笙花了天价请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谭富英等几十名中国的顶层艺术大师带领他们的戏班子来到上海滩,进行了空前绝后的大汇演,当时引起的艺术风暴比之于贝多芬交响乐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上海的大街小巷几乎无人不会哼哼几句程派的《贺后骂殿》、梅派的《贵妃醉酒》、谭派的《定军山》、马派的《淮河营》······上海滩上,民间扎堆唱戏的场面随处可见!可惜今天的史学家们只看到了贝多芬的恢弘场面,却无视上海大汇演的雄霸气势;只是一味地宣扬西方的艺术如何如何卓越,而对中国艺术的伟大成就却完全视而不见!

但是,京剧艺术家们从来都不计较这些,他们依然在自己的领域里辛勤耕耘,他们不在乎任何史学家的评论与不评论。从程砚秋到张火丁,经过三代演员的不断学习、不断吸收和不断融化梅派的舞蹈艺术,把程派的整体舞台效果推向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其巨大的艺术感染力唤醒了很多年青一代人。

因为伟大的京剧艺术,我深深感谢命运让我生在了中国!

因为伟大的京剧艺术,我深深挚爱伟大的中国,常常感动得激动不已!

因为卓越的艺术大师张火丁,我深深庆幸和感谢我们成为了同时代的人!

爱上了从骨子里善良无比的京剧艺术,就算我们想做个坏人,也很难及格。

相关信息:
已有17人参与,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