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市乡 首页
便利蜂收购领蛙,无人货架竞争进入下半场

 1月12日,新零售企业便利蜂和华东地区无人货架运营商领蛙共同宣布,便利蜂已完成对领蛙的战略投资并控股,领蛙将并入便利蜂的无人货架业务,成为便利蜂旗下品牌之一。

  此次战略投资和业务合并后,领蛙团队将继续独立运营,持续服务现有客户并在优势区域继续大力拓展新客户。便利蜂将向领蛙共享后端IT平台、基础设施和供应链资源,并在商品、活动上给予更多的资源和支持,继续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这是无人货架行业在2018年的首度重大整合。领蛙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中国最早进入无人货架业务的公司之一,在华东地区铺设了上万点位。据未经证实的市场传闻,这次便利蜂的收购大约以一个优质点位2000元左右的价格,以此可推这次交易的整体收购价,以及行业内其他企业的估值。

  以新型便利店为布局的便利蜂,在2017年11月启动无人货架业务后,已在全国范围内完成5万个货架投放。其官方透露的信息来看,目前便利蜂投放能力已升级到每周2万个货架,预计春节前可完成50万个货架投放。

  壹流研究认为,无人货架领域的点位竞争非常重要,但精细化运营是这种业务模式成立的前提条件,低质、无效的点位和粗放的运营不会带来企业价值的任何提升。便利蜂近期投放点位超过半数为100人以上企业,能够有效提高单点产出、优化物流效率并控制损耗。双方业务合并后,无疑会赢得更大的规模优势,有助于便利蜂快速完善在华东地区的点位布局。

  在无人货架竞争的下半场,便利蜂再次重金下注,势力版图一举扩张到新零售激战的华东地区,无疑证明了庄辰超财大气粗的“撒币”战术依旧“能打”,同时,目前无人货架市场上群雄并进的场面或许也将改变。

  资本眼中的无人货架:从狂欢到谨慎

  2017年上半年,消费市场还是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的主战场,自2017年下半年起,“办公室无人货架”标签的关注热度持续上升,并在9月下旬达到高峰,此后一直保持在高位。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仅北上广深的企业就达到约200万家。玩家包括便利蜂、小e微店、果小美、猩便利等超过50家品牌,其中披露获得融资的公司超过30家,融资金额已经超过40亿元,吸引了包括经纬中国、IDG创投、蓝驰创投等在内的大批投资机构。

  昔日经历过团购、外卖、O2O战火洗礼的互联网悍将们也纷纷进入了无人货架的线下市场。

  去哪儿前CEO庄辰超创立便利蜂后,再次在无人货架领域发挥“不差钱”精神;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创立猩便利,高额融资炒热了无人货架行业;阿里聚划算创始人阎利珉创立果小美,完成了无人货架领域并购第一案。

  此外,原回家吃饭创始人文朝晖的七只考拉,原天天果园创始人王强的魔盒CITYBOX,前窝窝团VP赵文强的哈米科技……

  在此之前,办公室消费场景只有桶装水企业成功进入,无人货架以极低成本开辟了这片零售处女地。眼见创业公司大举收割流量,阿里、京东、顺丰、猎豹,苏宁等巨头纷纷补票上船。

  9月,京东率先参战无人货架;11月下旬,顺丰、猎豹先后推出无人货架产品;12月,阿里在盒马鲜生之后再次出手,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正式进军无人货架领域;1月,在苏宁小店、苏宁红孩子、苏宁云店、苏宁体育店、苏鲜生和苏宁汽车超市后,苏宁小店Biu率先在南京市场进行试点。

  在无人货架领域的混战中,资本无疑是最重要的“粮草”。而资本市场在经历了“一夜狂欢”后对无人货架的态度逐渐变得谨慎,从目前已经公布的融资情况看,在巨头入场之后,如火如荼的无人货架投资风向似乎有所改变。据公开资料统计,自11月下旬巨头扎堆入场后,获得融资的无人货架品牌只有魔盒CITYBOX,每日优鲜便利购,果小美、全天allday和小e微店。

  其中,每日优鲜以生鲜电商身份参战获腾讯重金下注;果小美的5000万美元投资只是坊间传闻多日的3亿人民币C轮融资;全天allday作为中商惠民排头兵天然带有供应链优势;魔盒CITYBOX不仅背靠天天果园,而且收购了华福行开发新消费场景;获得2亿元B轮融资的小e微店选点则是“重质不重量”, 只入驻公司规模100人以上的“优质网点”。

  而那些单纯做无人货架的企业,似乎逐渐被投资市场忘记了。

  相比之下,便利蜂则要财大气粗的多。便利蜂为斑马资本在新零售领域的试水之作,斑马资本由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和赵轶璐(原去哪儿网CFO)、吴永强(原去哪儿网CTO)共同创立,目前管理规模已达10亿美元。在资本层面上与创业品牌无人货架早已拉开了一个数量级的差距,加上已开业的近百家便利店源源不断的现金流,足以支撑无人货架前期的“烧钱”大战。

  而一些运营不善的中小公司迟迟没有融资进展,已在寻求被头部公司收购,行业的整合大幕正在开启。

  无人货架的春天还在一二线城市

  壹流研究判断,拥有30万点位数量的公司将占据这个行业决定性的优势,拥有在全国范围内投放能力的企业才有机会参与到最终的决赛。

  一线城市的大公司等优质点位早已被一些入局较早的无人货架品牌“瓜分”,这迫使无人货架的点位之争下探到30人规模的公司,并且蔓延至二三线城市。但是,如果无人货架入驻企业的标准较低,每天仅有十几笔的销售收入,那么将很难支撑无人货架企业背后在物流、人力、系统搭建等方面投入的成本。此外,多线运营对于人力和供应链的要求也会更高,无法抢占优质点位的企业,只能逐渐被自己拖垮。

  这恐怕也是最近猩便利传出在三四线城市快速扩张后又被迫快速收缩的重要原因。

  点位的争夺也带来的无比激烈的行业竞争。在选品差别不大的情况下,打价格战免费吃,烧钱争地盘,撤换对标商品,散布竞品谣言的情况时有发生,而品牌在抢占点位后,迟迟不补货现象在多家无人货架品牌也并不鲜见。

  头部企业烧钱抢市场已经成为当前无人货架领域的主流做法,但事实上,在补贴停掉后还能存活的企业才能进入无人货架竞争的第二个阶段。

  单纯做无人货架的企业不好过了

  无人货架本质是一门零售的生意,并不是一个“吃快餐”的产品,快速扩张并不能保证快速增长,对无人货架这门生意来说,供应链最终决定了一切。

  在无人货架领域,供应链包括前端采购选品的能力、仓库存储能力以及配送能力。在“千架千面”的竞争中,没有自有供应链和物流的玩家,是无法支撑激进扩张的。

  便利蜂这样以便利店为依托的无人货架品牌,无人货架只是公司“便利+”战略体系的一环,是核心业务新兴便利店的一种补充形式。

  便利店结合无人货架的优势在于SKU相似度高,无论是采销、仓储都无需新建团队、体系和基础设施,可以省去建立BD能力和选品能力的漫长过程。

  同时,便利店和无人货架的物流体系能够复用。由于商品需要配送上楼,无人货架的配送成本居高不下,甚至一些地方出现配送成本高于商品成本的现象。而便利店可以成为天然的前置仓,不仅有助提升店面坪效,对于降低货架的配送成本和提升配送效率也有极大帮助。根据业内测算,能够共享物流体系的公司,可以获得履约成本仅为同业1/5的竞争优势。

  此外,要想提高无人货架的单点产出,需要对用户消费行为的深刻理解。而便利店作为线下一定地理半径内最大的消费行为聚合体,无疑有着比线上更强的信息聚合能力和反应能力,与无人货架配合,能产生更完整的用户画像,有助货架的精细化运营。

  相比从电商、外卖、快递等领域切入无人货架市场,能同时获得多项竞争优势,这在低毛利、重运营的无人货架领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壹流研究认为,相比于共享单车百家争鸣到倒闭狂潮,玩家众多的无人货架的竞争可以预见会更加惨烈,大规模倒闭的时间也会进一步压缩。

  面对目前各家资本的烧钱补贴,无法判断谁将会笑到最后,无人货架竞争的中后期,能存活的企业可能只有几家。点位数少的轻资产无人货架企业将会第一批淘汰,而运营效率低、没有供应链支撑的品牌也会随后退场。

  对于中小玩家来说,依附于巨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来源于: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