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云计算的关键事件

  我们总在关注从0到1的创新,其实从1到N的创新也同等重要,这是同一趋势下的两次洗牌。在云计算10周年之际,我想谈的正是云计算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小时代,即将迎来从1到N的大时代,以及如何在新一轮洗牌中致胜的思考。

  2006年,谷歌第一次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10年来,我们解决了云计算“有和无”的问题,现在将要解决的是云计算“有和优”的问题。换句话说,在云计算诞生10年之际,它完成了从0到1的小时代,即将迎来从1到N的大时代,两者都将引发新一轮的市场变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互联网,如果说虚拟世界的自产自销是互联网的小时代,那么互联网+将虚拟和现实相连、协同、变革、创新,则是互联网的大时代。

  大数据,如果说商业智能、分析预测是基于既定模型的小时代,那么人工智能则将带来基于机器学习的大时代,未来机器人、智能驾驶都将以此为核心。

  移动互联,如果说智能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小时代,那么可穿戴智能设备则开启了无限想象空间的移动大时代。

  那么,怎样来区分云计算大时代的开启,从而前瞻新一轮变局的爆发?

  一,云计算大时代两大特征

  如果说,小时代是少数创新者的颠覆式创新,大时代则是全面改变世界的起点。最直观的差别就在于,创新经济规模的急剧放大,市场参与主体的爆炸性增长。如果进一步细分,还会发现云计算的大时代至少具备以下两大特征:

  1,技术路线走向开放

  永远不要低估一小撮人聚集起来改变世界的力量,因为世界一直就是这么被改变的。

  小时代就是有由少数人的创新带来的变道超车的机遇。十年前,亚马逊AWS仅仅是个“卖书的电商”,如今却成为全球第一大云计算企业。但这也意味着早期的创新是孤独的,没有前车之鉴,更没有经验分享,自身试错才是主要路径。

  从技术角度看,这也就决定了小时代的技术路线以封闭为主。

  从0到1,技术创新可以成就企业个体的迅速崛起,但是,从1到N,是技术创新的普世化渗透过程,是从技术创新到创新经济的演进过程,需要的整个产业链甚至整个社会的合力。

  以创新经济学的观点,新的主导技术的颠覆力量并非取决于技术本身的性能,而取决于新技术的扩散范围和扩散速度。因此,必将有一种开放的技术力量统一云计算的大时代。

  开源技术,已经成为大时代创新演进中的主导技术。

  80%是个奇妙的数字,这恐怕又是二八原则的另一种体现方式。当Windows Sever抢占了服务器市场,Linux开始崛起。从1991年诞生,到如今占据服务器操作系统的80%份额,战绩只能用“完胜”二字形容。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安卓系统也以80%的份额占据主流。

  那么,云计算将以何种开源技术进行演进?

  开源云技术OpenStack经过6年的自然淘汰获得了爆发式增长,成为全球仅次于Linux的第二大开源社区。如今,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和传统巨头参与其中,开放的研发模式提升了OpenStack的扩散速度;行业企业也将其视为重要的技术选择,主流客户的参与扩大了OpenStack的扩散范围。由此,黑盒子似的云计算正演进为更加标准化,可控化、透明化的云计算,完成技术创新到经济创新的大时代变革。

  2,服务对象行业化、大客户化

  众所周知,任何技术都有优势场景和劣势场景,这也是科技世界得以百花齐放的根本原因。

  从0到1的云计算小时代,公有云的服务对象多是新兴互联网企业和初创企业,但与大多数行业企业之前依然隔着一道“护城河”。而从1到N的云计算的大时代则意味着,“护城河”的消失与融合,大时代的云服务对象呈现行业化和大客户趋势,不仅拓展了服务对象的范围和数量,也意味着从边缘创新走向主流市场。

  2016年,毫无疑问将有更多的行业客户和大型企业采用更为适合他们的方式去全面拥抱云计算。OpenStack正在迅速进入主流市场,超过585家企业,接近4万人通过各种方式支持这个超过2000万行的开源项目,世界100强企业中50%的企业均采用了OpenStack。据IT经理网整理的最新报告显示:65%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的OpenStack项目已经完全进入生产环境阶段,21%正处于开发和测试阶段。

  开源云计算正在改变我们传统的行业世界,正如从互联网时代过渡到互联网+时代,只有真正与主流实体市场相融合,才能出现更大的经济规模,更高的社会价值,这是技术创新的力量,也是创新经济的本质。

  二,如何赢得大时代

  云计算10周年之际,大小时代的转化又将引发一轮新的市场巨变,也同样会有新的佼佼者崛起。那么,如何才能在大时代中胜出?

  1 战略开源化

  站好队,既要有创业梦想,也要选好战略方向。

  作为云初创企业,预见云计算小时代向大时代的演进中的变局,前瞻性地在技术路线上投入开源云是最重要的战略方向。我们看到,与当年的Linux开源时代不同,中国技术人员在云时代中已经从技术的摄取者成为了技术的贡献者。在OpenStack开源技术上,中国工程师甚至和美国工程师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这也给了中国企业变道超车的机遇。

  在今年OpenStack最新版本的核心代码社区贡献排名中,中国已经有两家企业进入了TOP10,一家是华为,另一家是EasyStack。从创业创新角度来看,全球同样有两家创业企业进入了TOP10,一家是国外的Mirantis,另一家是中国的EasyStack。

  可以说,OpenStack一小步,是中国开源技术的一大步。也可以看到,初创企业在新兴开源技术中更易于崛起。当然,要想在竞争激烈的开源企业中胜出,还需要具备完整的商业战略。

  2 需求场景化

  不与小时代强者争高低,而以大时代场景化差异夺市场。

  一方面,云计算的小时代造就了一批公有云明星,且格局已成,作为初创企业需要避其锋芒。另一方面,行业企业的云化需求依然没有得到满足。OpenStack作为行业云平台,对它们的系统架构具备更多亲和性。

  我们不仅要细分行业客户,比如在金融、电力、电信、银行、税务、政务等行业深挖共性需求;还要将客户需求场景化,比如在移动化、大数据、视频化、智能决策、物联网等场景进行更细颗粒度的划分。

  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以静态的思想看待客户的共性需求,后者则以动态的维度看待客户的成长。这对于新兴技术市场尤为重要,这些客户同时也是创新实践者,他们在传统业务之上寻求新兴业务突破与自身业务转型,从业务需求看待技术创新,这正是开源技术迭代的关键。

  3 产品平台化

  过去十年,我们将云计算划分为IaaS、PaaS、SaaS三个层次,但在云计算的大时代,PaaS正在面临来自IaaS+向上,SaaS向下的双重挤压。OpenStack可以作为IaaS+的平台化发展路线,为云服务对象的行业云化、大客户化提供更高价值。

  我们是行业云化的平台,帮助行业企业的新应用在云平台上的重构;

  我们是开源技术的整合平台,可以集成从Linux到OpenStack等主流开源技术,提供性能更为强大的开源技术内核;

  我们是混合云架构的平台,构筑私有云和公有云之间的桥梁,为行业客户提供符合业务需求和行业合规的各种云交付模型;

  我们还是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平台,向下对接数据中心的计算、存储、网络系统,向上以OpenStack+对接容器、大数据、SDN/NFV、IOT等新业务应用。

  4 发展快速化

  最后还是要强调一个字——快。

  洗牌的过程注定是一个短暂的时间窗口,前瞻性重要,如何快速落实同样重要。在这个扁平化的世界,网络化的时代,全球化的市场,世界任何一个地区的竞争者都可能切入这个市场。

  这也是一个规模取胜的市场,应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去撬动规模化这根杠杆,从资本、技术、模式、战略等各个方向齐头并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快。

  可见,同一云计算风口之下,暗藏的是跨越时代的交替更迭,不同企业的成败兴衰,甚至是个人生涯的跌宕起伏。我们常惋惜诺基亚们的轰然倒下,因为他们不是败给了旧的市场,而是败给了新的时代。我们也常惊诧Uber们的迅速崛起,因为他们创造了新的市场,构建了新的经济模型。

  云计算大时代已经到来,从1到N的竞争要远比从0到1激烈,但市场前景却更为广阔,让我们携手同行,共赢大时代的大机遇。(来源:中国云计算)

#zhuan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