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城寨测绘
    一年了,时间过得很快,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有可能正在坂中寨外墙边上,拿着画板在太阳下画着坂中寨的外立面。那些曾经让我觉得有点阴森破败的庄寨一年之后在族亲们的积极修缮中,重现了她们古老的魅力。
    第一次庄寨考察,跟着永泰县政协副主席张培奋,福州大学建筑学院李建军教授,东南乡建主持建筑师张明珍一行人马,穿梭在庄寨里,那时村里及家族成员还没有保护意识,庄寨都没有人住,一年也许就过节那几天回来拜拜祖,寨堡里长满了杂草,塌的塌,漏的漏,倒的倒。主人家都不屑于搭理这些老房子,大多都在外面建新了房子,或者去永泰福州买房子,祖宗留下来的旧房子就任由他自生自灭。可是在老师们眼里这些都是宝贝,都恨不得全是自己家的。

积善堂文书调研
    据史料记载,永泰庄寨最开始建筑可追逐到唐朝,明清持续发展,在晚清的时候几乎遍及各村镇,历史上记载总量超过2000座,但是大部分惨遭损毁。尽管如此,现在全县现存较好的庄寨有152座,其中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以上就有98座,还有些小的碉楼还不算在统计内,如此体量巨大,数量众多的民居防御建筑群落的集体涌现,是极为罕见的。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这么大,这么精美房子,看着老师他们拍照和一直感叹,感叹它的罕见,结构特别,做工精美。
永泰积善堂修缮族亲合影
     庄寨摸底后,2015年12月份开始的测绘,在永泰152座古寨遗址中我们选择其20座保存较完整急需抢救的古堡遗址进行测绘,每个寨堡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独特之处,特别是建筑他本身的雕花,每一个拱每一个斗,门窗的做工,外立面大石堆积等等都是很震撼的。
庄寨内部精致木结构
    永泰庄寨的构造较为讲究防御体系设计,防御性墙体,战略性的跑马道,碉式角楼、框制斗窗、竹制枪孔、注水孔等等。在平面布局上也是不拘一格有“日”字形的、有“目”字形的、“回”字形的、“甲”字形的、“册”字形的、“九宫格”、“船形”、“菱形”、“八卦形”等等多种布局。
    在建筑构造上多注重带座龙舌燕尾翘,错落有致,及具有空间感和视觉冲击力。四梁抬井是永泰庄寨工匠的独创,十字形受力减柱的方法极其少见。鱼鳞片的风火墙是最久远、最壮观、最漂亮的设计。永泰庄寨的木雕技艺及建筑风水都是极致考究,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永泰爱荆庄拍摄文书
    20座古寨的测绘,工作量较大,第一阶段15个人大概就在村里跑了一周多,第二阶段9个人在永泰古寨堡里呆了十天,我们的测绘工作队里有福州大学建筑学院的李建军教授,有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博物馆张建群老师,东南乡建掌门人张明珍老师,还有福州大学建筑系研究生,厦门理工学院的建筑系同学。还有我这个负责前前后后跑腿,哪里需要哪里填补的小李设计师,就在去年的这个冬天开始了测绘,那时比较冷,我记得那时候都有看到高山上白茫茫的一片,起床后还可以看水上的冰块。

爱荆庄族亲合影
带我们这队的是张建群老师,他是一个比较幽默的人,特别喜欢讲鬼故事吓人,经常会讲那个房间里可能会有什么人在那怎么怎么死过,那个房间里会放棺材,什么地方比较容易有鬼神出没,记得在青石寨测绘张建群老师一直开玩笑说有没有看到林黛玉,有没有看到林妹妹飘过,青石寨房子面积大,又是“九宫格”的布局,漏水的地方很多,地面的长满了青苔,整个房子看那就觉得阴森森的,搞得我在青石寨测绘画好一个地方就跑,是撒腿就跑的那种,吓死宝宝了。张建群老师和我们说他刚刚出来工作那会儿轮班看守古建筑,事件就发生在他排班的上个同事遇到抢匪在偷窃古建里古玩物件,他同事晚上起床拿着手电出去阻止小偷,然后被劫匪用刀捅死了,他第二天一早去接班,看到满地的血,身上好多刀口,吓死了。后来报了警,他还协助调查了好久。因没有监控、没有证人、还下雨天。难于取证,犯罪分子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落网。

盖洋福隆居测绘
测绘工作较为复杂,数据讲究精确,图形要细节,中途还有多杂事及意外事件,直到五月份完成了所有的编辑,文本发出的那一刻,才觉得是彻底的完成了这个任务,自己这一年不管做了多少件事,但做好这件事就值得。永泰庄寨不管是从开始的带队现场测绘,到公司画图,文本编辑。这些数据,这些图,这些文字都是从我眼皮底下一个一个过去的,都是自己一遍一遍琢磨来琢磨去的,核对过来核对过去的,直到最后完成交出,对我的成长经历来说意义重大,20出头就可以协助这些事,到了老的时候我还可以给我的子孙们说,这个国宝当年还是我测绘的呢!
来源:东南乡建公众号